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色撸堂♀性福生活♂第一天堂-www.selutang.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64|回复: 1

[现代都会] 【天使新编】三部曲之一:绝色天使~第12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6 11: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使新编】三部曲之一:绝色天使~第12回:遇袭
作:潜龙


  文仑拉著紫薇走进弹珠店,一踏进店门,吵耳的「哗啦哗啦」声直贯耳朵,一百几十部的弹珠机,闪耀著五颜六色的光芒,像向著客人招手般,同时叮噹铿锵地响个不停。


  日本人有句说话「上班、弹珠、地下铁、睡觉」,这是白领刻板生活的四大节目,由此可知,弹珠在他们心目中的重要性。


  弹珠又叫「柏仙高」,八十年前首先在名古屋出现,时至今天,已疯行全国。


  文仑和紫薇停在一台打麻将的弹珠机前,这一款式「柏仙高」,对中国人来说,确是很有亲切感,二人看得有趣,文仑一笑便坐到位子上,取出一千圆日币,从机旁的售珠器购了二百颗弹珠,他还没有把弹珠放在槽坑裡,已看见右下角控制弹珠的槓杆上,夹著一个百圆日币,心想上一个客人真是胡涂,玩完后连钱币也忘记拿走。文仑顺手把硬币取了出来,放在机面上,才放进弹珠,开始扭动控制弹珠力度的槓杆。


  岂料他才开始玩之际,突然有人「碰」的一声,用力一拍弹珠机台,吓了二人一跳,当他们往那人看去,却是一个满脸恶气的中年人,只见他开声骂道:「你这对眼睛长来衬样子的吗,有没有看见这个牌子,还弄走我的硬币,我问你想怎样?」


  二人循著那人的手指望去,才看见机台的最上角插了一张小小的纸牌,写著「用膳中」三个字,文仑这时才知道,原来这台机子是有人玩的,只是去吃饭而已,心裡不由叫了声糟糕!


  文仑见那人凶巴巴的嘴脸,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立即把紫薇拉到自己身后,一面用英语说Sorry,再用普通话不停说对不起。


  那个日本人皱起眉头,一句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还道二人是游客,一股怒气登时下了几分,挥了挥手叫他们走。


  文仑立即牵著紫薇,正要走出弹珠店,二人才走了几步,那个日本人又从后叫著他们。二人同时回头,看见那人指著槽坑,意思是要他们取走机台的弹珠,文仑想也不想,马上向他示意不要,拉著紫薇快步走出弹珠店,这才鬆了一口气。


  紫薇拍拍仍是跳得砰砰作响的胸脯:「吓死我了,那人好凶恶喔!」


  文仑伸伸舌头:「你看见那人颈项的纹身吗,他肯定不是善良之辈,可能是什么山口组或黑帮人物,还好我懂得装傻作哑!」


  紫薇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去这种地方。」


  「怕怕了!」文仑道:「原来那人是用硬币卡住控杆,以此淮确地控制槓杆的弹珠力度,简直就是大骗子。」


  「看他那恶狠狠的样子,可能他已经费了不少时间,或许已花了不少弹珠,才能调教好槓杆的力度,难怪他会这样生气。」


  文仑想了想,亦觉得紫薇的说话有点道理。


  □      □      □


  文仑送了紫薇回家,他回到西新井时已是晚上十时多,街道上杳无人迹,四下裡幽黯静穆,只有微弱的街灯洒在路面上。


  离家门不远处,突然从黑暗中走出两个人,文仑看见二人的举止,心裡不由一怔,他素知日本是个长治久安的国家,连偷鸡摸狗的小毛贼也不多见,可是当二人逐渐接近他时,他的想法开始改观了。


  虽然街灯非常黝暗,当二人的距离渐渐拉近,文仑已能够清楚地看到他们的衣著。只见二人均戴著棒球帽,一人身穿黑色皮褛,另一人穿了夹绵风褛。而最感到吓人的,二人同样把高领毛衣的领子翻起,刚好掩盖住嘴巴,只剩下双眼和鼻子露了出来,让人无法看清楚他们的脸孔。还有更令人心寒的事,却是二人的手上都持著一根垒球棒,正自一下一下的打在手掌心上,在静默的黑夜中,发出「拍拍」的声响,真个闻者惊心。


  文仑肯定二人来者不善,立即停住脚步,眼见回家的路已被他们封住,若要往前冲向家门,似乎机会极微。文仑四望周遭的环境,看看可有逃避的地方,就在此时,二人开始分开,一左一右站在文仑两边。


  文仑本想转身逃跑,但想起自己身穿西服大褛,脚下又是一对皮底鞋,奔跑起来实在碍手碍脚,势必给他们追上不可。文仑想到这点,立即打消这个念头,高声问道:「你们想怎样,是要钱吗?」


  身穿黑皮褛的人道:「小子,识趣就把钱包拿来。」


  「好,取去把。」文仑立即说,钱包裡只有两万日圆左右,他不假思索,掏出钱包向那人扔去:「钱你已取去,可以让开了吧?」


  那人看也不看,顺手将钱包放进口袋,将垒球棒在手心上打了几下道:「你还要留下一件东西。」


  「甚么?」文仑听他这句说话,心知不妥。


  「没甚么,我只是要你一手一脚就够了。」那人说得很轻鬆。


  文仑马上提高警戒,眼前这两个人明著不是为钱而来,身子急速往后一退,摆开马步。幸好他在香港曾学了几年空手道,兼且他素来手脚灵活,人又高大健硕,比起眼前二人还要高出半个头。


  他虽然不是喜欢打架的人,更无实战经验,但在学空手道时,却得到基本上的守攻知识,文仑知道对方手持长武器,只要能和他们贴身搏斗,对方的武器便不能大派用场。而且他记得教练曾说,敌人手上苦有武器,千万不要恐惧,皆因武器是有重量,出手绝对不及空手空拳来得快,武器由起动至触及目标,最快也要一秒。但出拳的速度,只有十分之一秒,便可打著敌人,当然这一击必须打中对方要害,要对方无力还手才行。


  文仑一想到这裡,再往二人看去,见二人都是用右手,而手上的球棒却横在身前,棒的前端指著左方,对方若要发力挥动武器,必须要侧身由左至右横扫过来。


  文仑看明这一点,更知自己手上只有一个公文皮袋,决不能当作武器,但用来作盾牌,确是一件不错的物件。他想到这裡,便晓得先下手为强这个道理,必须速战速决,免得对方二人同时出手,自己可就吃大亏了。


  他觑淮了机会,先来个心呼吸,接著喝了一声,身子疾如闪电,快速跃到黑皮衣那人跟前,二人见状同吃一惊,他们万没想到对方竟敢先行出击,但二人一念方落,正要挥动球棒之际,文仑已经一脚踢出,正中那人肚腹,那人一阵剧痛,腰部微微一屈,身子向前倾去,头部刚好来到文仑胸口,只见文仑的肘捶顺势而出,右颊著著实实吃了文仑一记重击,人也往后飞了出去,在地上连滚几下,半天爬不起来。


  另一人大吃一惊,抡起球棒,朝文仑背膀挥来,但文仑早就防他会从后攻击,眼角到处,一个回身,提起公文皮袋挡住球棒,右脚随之飞起,皮鞋坚硬的底部正中那人胸口,直踢得那人连退了几步。


  文仑刚才的一声大喝,在这静寂的晚上,早已惊醒不少附近的邻居,数栋住宅开始一先一后亮起灯来,还有不少人走出露台,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的志贤同样在房间探头出外,虽然街灯微弱,但他仍是认出其中一人是文仑,大惊之下,连忙疾奔下楼,他才打开大门,远远便见刚才伏在地上的人缓缓撑起身,高举球棒,正要往文仑头上打去。


  「文仑小心后面!」志贤大嚷一声,同时狂奔过去。


  这时文仑正好踢中另一人的腰部,骤然听见志贤的叫声,也不敢回头多望,人已往旁边跃开,果然一股棒风自身侧落下,文仑正要还击,忽觉另一根球棒已砸近眼前,文仑下意识把头一侧,欲要避开,岂料还是「噗」的一声,额上给球棒前端扫了一下,虽然只是给球棒带过,没有实实在在被击中,但那冲击力已是不小,文仑登时金星直冒,天旋地转,随即扑倒在地,立即昏了过去,已经不醒人事。


  二人看见有人走来,又听见四周居民的叫喊声,亦不敢继续追击,回身便跑,转眼就消失在黑夜中。


  志贤见文仑伏在地上,心裡更惊,也不去追二人,急奔到文仑身旁:「文仑,文仑……快醒一醒!」一连叫了几声,文仑依然全无反应。


  这时,几个邻居走上前来,有人开声问发生甚么事?


  「我兄弟回家被人抢劫,麻烦那位帮忙给我叫救伤车?」志贤抬起头来急道。


  「我看要马上送他到医院才行。」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伸手一指,接著道:「我的车子就在那裡,快扶他上车。」


  「麻烦先生你了。」志贤感激万分,便和两个邻居把文仑抬了上车。


  文仑性命攸关,志贤不想耽搁多馀时间,也不回家取证件皮包和手提电话,直接和那个邻居驾车去了。


  □      □      □


  位于西池袋文化大街的大久保医院,志贤在X光室门外踱来踱去,突然急遽的奔跑声自他身后响起,他还没回头,已听见紫薇的声音从后叫道:「哥,文仑呢,文仑现在怎样?」


  志贤循声望去,看见紫薇和茵茵正奔了过来。


  「他还在X光室,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怎样!」


  紫薇急得快要哭出来:「他伤得严重吗?甦醒了没有?」


  志贤摇了摇头,茵茵立即安慰紫薇:「他会没事的,你放心吧。」


  这时X光室的房门打开,文仑动也不动的卧在推床上,一名护士和一个医护人员推了他出来,门外三人连忙跑上前去,志贤急忙问道:「他情况如何,脑部会有问题吗?」


  紫薇却跑到文仑身旁,当他抚上他面颊时,泪水再也忍不住,登时夺眶而出:「你……你快醒来呀,求……求你……」


  那名护士道:「X光照片还没有出来,现在仍不知道他的伤势怎样,我要先送病人到病房,待一会医生会给你们说清楚。」


  三人无奈,只好跟随在后进入了病房,没过多久,医生走了进来,志贤立即上前了解状况,医生说文仑脑骨并无破裂,亦没有积血,应该不会有大碍,但还是要他甦醒过来,再作详细检查才能够断定。


  众人听见医生这样说,心情才稍觉好转。


  紫薇追问志贤事情的发生,志贤便把所见的事说了一遍,茵茵马上道:「那些人是行劫吗?」


  志贤摇头道:「我也不大清楚,但文仑做事决计不会这样糊涂,若是行劫,给他们钱便是了,又何须和他们动手。」


  三人在病房裡等候文仑甦醒,但数小时过去,文仑依然没有动静,紫薇便道:「哥,今晚我想在这裡陪住文仑,你和茵茵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你们还要上班。」接著向茵茵道:「茵茵,你为我向公司请两天假吧。」


  茵茵点头答应。志贤虽然看见文仑近日每晚都夜归,还道他留在公司工作,或是和同事出外去了,却一直不知文仑和紫薇正在交往,但现在看见紫薇这副紧张的模样,心裡立即明白了一半。


  志贤点头道:「好吧,若然文仑有甚么进展,你马上给我电话。」


  「我会的。」紫薇应了。


  志贤对茵茵道:「很夜了,我先送你回去。」


  茵茵向紫薇道:「紫薇,不用担心姨妈,我会向她解析。」


  二人上了计程车,志贤已经急不可待,立即问道:「茵茵,我想问你一件事?」


  茵茵望向他:「甚么?」


  「文仑是否和紫薇交往?」


  「嗯!文仑没有对你说吗?」


  志贤摇一摇头:「是多久之前的事?」


  茵茵说得轻描淡写:「并不太久,算一算还不到一星期。」


  志贤心中还有一件事,到此刻仍没有问文仑,今晚看见茵茵,便令他想了起来:「我和文仑第一天上班,看见你和他早已认识,但又不听文仑提起过你们,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茵茵笑了一笑,把他们在歌舞伎钉如何相遇,当日她为何约会文仑出来,一口气对他说了。


  志贤听后,亦不禁微笑起来,他同时发觉,世事竟然会如此巧合。


  □      □      □


  在病房裡,紫薇正自痴痴迷迷的看著眼前这个心爱的俊男,不时用手轻轻抚摸他脸颊,又想起自己和他认识的情景,心裡不禁感到甜丝丝。


  在她想著想著间,或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便伏在床边睡著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紫薇睡得矇矇矓矓中,感觉有人正在抚摸自己的脑袋,当她缓缓张开眼睛,方发觉自己伏在文仑的床上睡著了,抬起头来,随即一张俊朗的脸孔跃入她眼帘,正以又温柔又迷人的笑容看著自己。


  紫薇心中一喜,叫道:「文仑,你……你醒来了,我马上去通知医生。」


  只见文仑摇了摇头,伸手把她拉了回来:「不用心急,其实我已醒了很久,只是看见你睡得这么香,不忍心叫醒你而已。对了,你怎会来到这裡,是志贤通知你吧?」


  紫薇点头道:「嗯,我一接到哥哥的电话,说你受了伤,当时真把我吓个半死。」


  「志贤真是的,三更半夜还通知你,而且害你担心了一夜。」


  「你不要这样说嘛,大家都很担心呢,现在看见你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紫薇,你对我真好。」文仑伸手握住她的柔荑,低声道:「你把耳凑过来,我有事要和你说。」


  紫薇一笑,马上依照他的说话,把耳朵靠到他嘴唇,只听文仑细声道:「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我……我好爱你。」说完在她凝脂似的粉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虽然是个小小的亲吻,却令紫薇马上满脸通红,害羞得想要挪开身子,但已被文仑用手搂住她,紫薇正想要说些什么,还没说出半个字,嘴唇已被一张热情的嘴巴盖封著。


  「唔……」柔美的一声轻呼,发自紫薇的口中。紫薇的身子微微一颤,在文仑的亲吻下,突然感到浑身发软,心脏跳得砰砰直响,男人贫婪的舌头,深深地进入了她,正强烈且需渴地探取她口裡的甜蜜。


  这一个吻,既热情又销魂,文仑深情地吻著她,越来越趋于激烈,令到紫薇不住沙哑低吟。美女诱人的呻吟声,更使文仑迷醉其中。


  当文仑发现自己的手慢慢移动,想要从她身上需索更多时,他忽然清醒过来,立即抽回手,再不敢妄进一步,暗骂:「我……我怎么呀,十足一头大色狼……」


  直到文仑把手放开,抽离嘴唇,紫薇依然呆呆的看著他,皆因这份甜蜜来得太过突然了,她眼中还是一片迷惘,但脸蛋已羞得通红。


  「紫薇,对不起,我……我一时冲动……」文仑顿感愧炸不安。


  紫薇摇了摇头,却没有出声,只张著一对带了激情馀蕴的美眸,仍是紧紧的看著眼前的俊男,接著她突然伸过头去,主动地吻上文仑的口唇。


  文仑大喜过望,当然乐意接受这分施予!而这一个吻,不但表明了紫薇对他的爱,还将二人的关系,牢牢地缠结在一起。


  就在二人吻得翻天覆地之际,一个护士小姐的声音突然从旁响起:「你这个人真是,才醒过来便这样俏皮。」


  二人听见连忙分开,紫薇害羞得满脸红霞,连忙低垂著头,不敢瞧护士一眼,文仑却不住搔头,定眼看著那名护士,一脸傻笑的模样。


  「你现在好好休息一会,我马上去通知医生。」护士留下一句说话,嘴上笑了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文仑和紫薇不禁对望一眼,继而一起笑出声来。


  □      □      □


  经过三天的仔细检查,证实文仑并无什么大碍,只是脑袋受到些许震盪,医生便淮许文仑出院,自行回家休息。


  紫薇今天才一下班,便直奔文仑的住所,掏出志贤给她的钥匙,一走进入屋,已看见文仑仰卧在沙发上,额头仍缠著白色绷带,正在全神贯注看电视。在身旁的小茶几上,却放满了大包小包的零食,糖纸、花生壳,散佈了茶几四周。


  文仑看见了紫薇,立即向她道:「紫薇你来了,快过来看电视,这个节目很搞笑。」


  「你怎么了,为可不在房间休息。」紫薇放下刚从超市买来的食物,看见茶几上乱成一团,不由摇了摇头,开始执拾茶几的杂物,问道:「怎会有这么多零食?」


  「是我中午到外面买的,你要吗?」文仑把手上的薯片递给她。


  紫薇听见,立即担心起来:「还自己走出街,你没听见医生吩咐吗,这几天千万不要做剧烈运动,还要多些休息,你怎可以全不顾自己的身子!」


  「只是走一走,也算不上剧烈运动,何况脑袋和双脚,根本就是两码子事,出外走走舒缓一下闷气,总比终日困在家裡好。」


  紫薇见文仑聚精会神盯著电视机,不时哈哈大笑,十足一个大孩子,亦觉得好笑,忍不住摇头一叹:「你总是要让人家担心,下次你想买什么东西,通知我好了,知道吗?」


  文仑看见紫薇埋头为自己执拾,一时过意不去,说道:「好吧,我听你就是。现在你先不要执拾,过来陪我一会。」说著伸出手,将她拉近身来。


  岂知紫薇给他一扯,突然失去重心,一个踉跄,竟然往文仑方向倒去,整个人趴在文仑身上:「啊……」


  文仑看见,立即将她扶著,顺势把紫薇拥入怀中。


  紫薇一时害羞起来,红著脸想要撑起身,可是身子已被文仑牢牢拥抱住:「你陪我看一会电视好吗,待会儿我自己清理就可以了。」


  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抱著,这种感觉,确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紫薇温柔地伏在他胸膛,虽然心头仍在噗噗乱跳,但那无限的幸福感,早就盖过了一切。


  文仑轻吻著她的脸颊,抚摸著她柔顺的秀髮,起先只是一个小小的亲吻,但逐渐变成热情和激烈!文仑的手掌同时在她背上游移,令紫薇感到一阵晕眩,手脚四肢,顿时变得酸麻无力,只好依偎著他,任由他为所欲为。


  紫薇对自己这种变化,开始感到有点不解,自己曾经多次和洋平亲热,但这种难言的激情反应,她从不曾有过,可是现在只被文仑轻轻一抱,吻上一下,自己竟会产生如此大的冲击,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待续

发表于 2018-3-3 23: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喜欢的文章,正在欣赏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色撸堂-http://www.selutang.com  

GMT+8, 2018-7-17 15:29 , Processed in 0.04249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