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色撸堂♀性福生活♂第一天堂-www.selutang.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32|回复: 1

[玄幻-限制级] 【邪之礼赞歌】第08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4 16: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07241647546561.png
略显昏暗的酒馆里,盘杯碰撞的声音和人声嘈杂混淆在一起,时不时的,因为某人的笑话而引起一阵骚动,一只整羊在架子上旋转的,迷迭香和蜂蜜沾满它的全身,油水不时的炸开羊皮滴落在火上,爆出呲呲的响声亚斯塔禄在众人离开后靠在吧台上小口的泯着啤酒,沉浸在周围的氛围中。


  「哼」


穿过烟雾和嘈杂,他主意到了远处的一桌特别的客人,3个人都带着罩帽,他们的桌下放着数个放慢冰的木桶,三个木酒杯围绕着一盘葡萄摆放在桌上。


但是吸引他的是他们罩帽下想要掩盖的特征,或许就是为了不要引人注目避免不必要的目光,但是亚斯塔禄的魔眼看见了蛛丝马迹,一只犬类的嘴从帽中凸出,另一个帽顶有两个凸起的三角,最里面一人的头顶有一只小巧的角。


  这些是西方过来的幻兽,兽型人。


  「……」


  亚斯塔禄轻轻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对酒保打着响指。


  「给那几位客人送一桶扎啤」亚斯塔禄淡淡地说道「算我请的」


  酒保当然很愿意接受这种礼遇,于人方便自己又能得利,收了钱不亦乐乎的送了过去。


  那桌的客人略显惊讶,然后三人同时对着亚斯举杯致意。


  「世界之大,无时不刻都充满着惊喜」亚斯塔禄举杯还礼,接着露出招牌性的笑容,自然地凑了过去。


  亚斯走过大厅,轻松的步伐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清脆的咯?声,他随手拉走了正要座下的醉鬼的椅子,那个倒霉蛋稀里糊涂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来到那三人面前,这才看清,是一只风狼,一只猫女,还有一个独角兽女,她紫色的眼瞳因为旁边醉鬼的遭遇而​​笑的弯了起来。


  「失礼了,我的名字是亚斯塔禄,幸会。」亚斯反转过椅子用一种孩子气的方式坐在了对方面前。


  「铁牙」「闪银」「失礼,我是紫瞳」。


  三个人一一欠身施礼,显得颇有礼貌,但是风狼铁牙对亚斯一副怀疑的样子,显然三人中他最不信任这个外来者。


  打量过一番后……


  「虽然有些唐突,但请相信我没有恶意」亚斯直视着铁牙的眼睛露出了他最无害的笑容。说罢轻轻的再次微微举杯致意。


接着他优雅的起身又把椅子翻转回来放到了两个女性的旁边座下「只是见到美丽的小姐,不由自主想要过来打个招呼」接着他向着另外两个女性幻兽人眨了眨眼,一窜嬉笑回应了他。


  「油嘴滑舌」猫女笑着对着亚斯塔禄责骂,但是她的眼神出卖了她的语言。 「


  「闪银,不要胡闹,我们还有账目需要清点」紫瞳无奈的想要制止自己的侍从,但是显然猫女并不打算停止。


  猫女舔了舔自己的手笑道:「但是他看上去真漂亮,你看这毛发,让人忍不住想要舔一舔。」说着对着亚斯做了一个挠的动作。 「Purrrrrrr」


  亚斯塔禄只是报以礼貌的微微一笑。


铁牙眯起眼双手抱胸口摆出一副不妥协的姿势看着亚斯,他冲着猫女发出了轻微的低吼示以警告:「外来人,不可信。我不喜欢这个家伙的味道。」


  紫瞳看了亚瑟一眼,欠身施礼「抱歉,我的侍从只是为了保护我,他并没有恶意」


  她指向冰桶,里面装满了葡萄:「我们是西方的商贩,来购置商品回族里。」


  「那么……打扰两位美人真是冒昧,我这便告辞了。」亚斯塔禄对紫瞳行了个吻手礼,目送他们主仆离开了桌位。


  「既然如此,我们今天十分劳累,谢谢你的酒,再见了」独角兽女带着两个侍从离开上楼去了。在楼梯上,闪银摇晃着腰肢好像故意的和主人打闹着,「我还需要查账。」


「你应该查的是他的肉棒!我打赌它又长又光滑好像玉石一样,让它摩擦在你的两腿间,嗯……」猫女调戏的声音传来,她们回头观看的时候,亚斯笑着摆了摆手,一点都没有尴尬的样子。但是紫瞳则是把头拉的很低。


  「不要闹了,否则我不理你了……」


  她们的声音逐渐远去消失在楼梯上。


  黄昏降落在城中,但是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减反增,不少衣着暴露的女子抚着门栏站在自己的门口,对着行人撩起裙缝裸露自己的身体,招揽客人。在这里,只要有钱你可以买到温饱,宅邸,伴侣还有地位,而没钱可以卖手艺,体力,身体,还有尊严。


  亚斯塔禄步出酒馆,行走在小巷里,这时,远处一阵喧哗,接着有人追赶着小偷打翻了一堆橘子,街上行人纷纷哄抢。亚斯事不关己的走在街道上,感受着,沉浸着,像海绵一样吸收着周围的气息,突然在小巷的尽头传来了整齐的靴子声。 10来个黑衣配剑持盾的武士挡住了去路,同时后方也一阵脚步声,来了10个武士。亚斯前后看了看,黑色的盾上刻着一个生着双翼的女神高举祭杯。这时一个一身土黄长袍老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面无表情手持卷轴,恭敬的双手呈上。 「我家主人有请。」


  快速扫了一眼卷轴,封印上也刻着翼女神,亚斯塔禄放出了冷笑。对着老者轻轻的晃了晃手指。


  「啧啧啧,原来这就是哈尔皮公会的待客之道吗。」


  老人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亚斯。尴尬的沉默冰封在了空气中,他又看了几秒后,侧过身去,身后的士兵整齐的一侧身让出一条通道,在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木轿子。 「我家主人有请。」还是没有情绪的客气话,但是任何客气的成分都已经被刚才的沉默压榨殆尽。


  亚斯塔禄扶额又冷笑了一声,身影一阵波动下,在众人面前隐娶了了身形。


「我自会登门拜访,不必如此兴师动众。」丢下瞠目结舌的老侍者和士兵,亚斯已然飞到了城市上空,解放出自己的真身,闭目感受着城市里的风,展开翅膀,自负的恶魔在古老的城市的黄昏中飞翔,海风的清爽让人毫无疲惫之意。亚斯朝着城里最大的有墙庄园飞了过去。


  「污浊,恶臭,在这里,我闻到了太多欲望的味道……文明,真是美味。」


等他再落下地来,亚斯塔禄站在一座大墙的里面,周围棕榈树林立,花香扑鼻,在正面是一座十人人高的石头建筑,门前的巨大的石柱雕刻成为双翼祭祀女神的四种脸孔,喜怒哀乐。支撑着房顶。


亚斯塔禄一手抚在了精工雕刻的白玉大理石上,笑了笑,继续登阶,从十尺高的大门进入的时候抬头观看,七十二朵石头雕刻的镂空紫罗兰布满了门栏,一左一右两个石头武士手持剑盾镶嵌在其中。进到殿中,周围金碧辉煌,经过光滑的铜镜反射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大堂,而正面高高在上一座镀金宝座和它的主人俯视着亚斯塔禄。


从下而上望去,亚斯先看见的是一双环绕着纯金小链的赤裸脚踝,她的主人光着双脚慢慢的走下台阶,她的皮肤紧质而富有弹性,透明的丝绸裙缠绕着她的下身,左边分开的空隙裸露出一条着修长的腿来,裙子掩盖的同时又显出更多妩媚。露出肚脐的腰肢婀娜无比,而黄昏的光芒让她无暇的古铜色肌肤闪现出金色的光华,十二个金环分戴左右双手,她波浪般的长发像是一条芳香的黑金瀑布垂至腰间。


  「好久不见。」富有磁性和诱惑的嗓音传来。


  「久疏问候,您还是这么美丽。」亚斯塔禄施以贵族礼仪。但是高傲的抬着自己的下巴,并没有因为排场而落于下风,在亚斯的眼中,这一切不过是云烟或者都已经被他纳入囊中……


  「我高贵的花朵,曼达娜小姐。」


媚眼微张,曼达娜缓缓的走向亚斯塔禄,她的抬起手,金环叮叮咚咚的互相碰撞着,抚上亚斯的肩膀,然后绕着他走了一圈,仔细的打量着高傲的男子。


「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变,上次我和我的丈夫和你碰面是什么时候,已经10年了么?」曼达娜停在了他的面前,一股薰香油的甜美气味扑入亚斯的鼻子。


  「啊,那真是很长一段时光,但你的一颦一笑至今仍在我心中徘徊,就算再过十年,也像昨日一般清晰。」


「哈哈哈,真是会说话,你才是仍然光彩依旧,一点都没有老,真让人怀疑你是不是人,而我,已经不再是14岁的少女了。」她对着亚斯伸出一只手。


  亚斯塔禄上前半步,以略带侵略性的眼神热烈地注视着对方,接着牵起她的手,轻轻一吻。


  亚斯塔禄微笑着说到「人生何其短暂,我只是一个追求自由的灵魂。」


  两人相视一笑,女主人挽起亚斯的胳膊带着他朝着宫殿的侧门走去,几个女侍跟在身后,两人步入花园之中。


「你没有想到把,你的一句话让我们成为了整个联邦最大的奴隶交易工会,而奴役的工作制造了无数的金钱,连强如新教也不得不看重我们。而金子,铺成了我成功的道路。这一切想来还都是拜你一句话而已。不过,是什么把你吹回了这里?」相信不是特地为了来看望我吧? 「说到这里她掩嘴而笑,银铃般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是或不是,又如何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正站在你的身侧,正欣赏着你的改变,其他事情并不重要。」亚斯在行路的同时,随手摘下几束花朵扎在一起,递交到对方手上「不得不感概,鎏撒米斯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借花献佛,我是说你狡猾呢,还是狡猾呢?」她嘴上说着不满的话但是脸上满是笑容。


  「幸运么?也许吧,他几年前就已经得病自然死亡了。」


  亚斯塔禄脸上的笑意更甚「啊,请接受我的哀悼,敢问他得了什么病?」


  「嗯,很常见的病,他的背上长了一把匕首,也没有遗言……愿天主接受他的魂魄……」


  「那么,我对此深表遗憾。」


  两人就这么悠闲的边散步边聊天,亚斯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炫耀而表现出不满,只是用看待成熟果实的眼光扫视着曼达娜。


「其实这次找你来,是有一点小事拜托你,我攀到这种高度树立了不少敌人,在港口,驿站,甚者海的另一边的包头巾的都对我的*生意*不满,最严重的是那些抢夺市场的人」


  「第二大的格兰威尔工会正在预谋着一起除去我的阴谋,我现在极其需要保护,作为老朋友你不会袖手旁观吧?」


  「啊……我只是个没有名气的学者罢了,难道要让我去对方的地盘上开个讲堂吗?」亚斯塔禄随意地开着玩笑,然后如无其事地问道。


  「哈哈哈哈,也许不错,真是个好主意。」曼达娜掩口而笑。


「那么,这次需要我做到什么地步呢?」亚斯塔禄依然是开玩笑的口吻,眼中却若有若无地闪过危险的光芒「如果你能解决格兰那个老头,就没有问题了,另外我听说有一个幻兽商队进到了城里,如果你能抓到他们作为奴隶卖掉,那也是一大笔钱,不过如果不做也没有关系……谁叫我这么欣赏你,如果你能破坏格兰老头的好事,事后真金白银,随便你挑选,只要是这个庄园里的,随你喜爱。」


「金银财宝不过是沉重的沙砾,名利权贵也无法束缚自由的灵魂,在我眼前,却有一项无法估价的珍宝,不知道尊贵的曼达娜女士可否将其赏赐于我?」亚斯塔禄握着对方的手,暗示好像白日一样明了。


「噢……」曼达娜笑着点头「我当然不会不下定金的,那随我来吧。」说着挽着亚斯的手臂缓缓的走向偏殿,两人身后的日光,在步入房间的一刻彻底的泯灭在海平面下。黑夜,开始了。


曼达娜挽着亚斯的手走进一座奇特的圆形建筑,亚斯抬头观看,七彩的玻璃布满了半圆的房顶,火焰的红色,天空的蓝色,翡翠的绿色,布满整个上空,巧妙的拼合成鹰身女神的形态,一旁几个侍从正在点起蜡烛和油灯。一丝淡淡的雾气从前方两个门中缓缓的溢出。


  「不错。」亚斯偏过头看着他身边的少妇赞叹道,一抹浅浅的笑容挂在嘴边「这几年你把自己照顾的很好阿。」


  曼达娜自豪的笑脸抬起迎接他的目光「当然了,在这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她松开他的手臂朝着右边一个门洞走去,回头丢给了亚斯一个挑逗的眼神。亚斯举步跟随但是她笑着说「不不不,你去那里。」


  她裸露的光滑手臂指向左边一个门,手腕上数只金质的手镯叮叮咚咚的歌唱着。亚斯怀疑的抬起一根眉毛,好像一个即将被恶作剧的学生一样。曼达娜噗嗤笑了出来「去吧。我需要准备不是么?噢,女人和她们的无尽的打扮、头发、脸、首饰……」她音乐般的声音带着不诚实的自嘲飘过拐角,两个侍女嬉笑着跟在后面。直到她风情万种的腰肢离开了视线,亚斯才点了点头「确实。」他所看到是更下面的事物,而他对所见的很满意 -裤子里的紧绷感。

亚斯钻过门洞进入一个窄小的通道,接着一扇木门。雾气越来越浓,越来越热。接着他的眼前一亮。巨大的镜子和玻璃窗反射着外面的灯火进入到这个房间来。三十尺长的巨大浴池冒着蒸汽出现在眼前,金黄色的大理石平整的铺在地上。插满百合和紫罗兰的花瓶点缀在池子两旁,一股让人舒心的熏香味弥漫在空气中,他们甚至还在池中间做了个小小的喷泉,热水源源不断的从其中徐徐涌出,一圈白色的泡沫环绕着它。亚斯笑了笑,开始有序、有条理的除去自己的衣服。然后坐进了池中。享受着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的热量。他用手盛起一点泉水抹在脸上,然后微微的闭上眼睛。及时享受才是真理。

  「你把自己照顾的很好……非常好。」亚斯听到自己说。

  噗通一声水花溅起。亚斯掀起一片慵懒的眼皮看了过去。什么都没有,波澜随着涌出的泉水泛起。炙热的泡沫围绕这喷泉,接着,缓缓的,什么东西从水中浮了出来,或者该说:「什么人『。

  曼达娜的脸从泉水中浮出,她缓缓的走向亚斯。腰肢婀娜摇摆着,丰满的乳房袒露着,檀口微张,一抹狡猾的笑容挂在脸上。一脚放在另一脚前,像猫一样优雅的缓步前进,为了让亚斯等待也是为了展露自己的姣好身材。她身上只有一条细细的金链松垮的绕在腰部,水珠从她的优美的脖子上滑下,流过她的锁骨到达她的胸部挂在她因为兴奋而凸起的乳头上,她光滑的大腿间没有一根毛发;她的铜色的肌肤在迷雾的光线下展露黄金般的光辉;她乌黑的长发被水黏在了她的头和背上,但是更加凸显她脸部线条,优雅的弯眉下那对乌黑的眼睛,现在正赤裸裸的焚烧着欲火,势必要吞噬一切。在他面前的,不再是那个贵妇,而是女猎者,女皇帝,一个欲望之女神。

  「不错。」亚斯再次赞叹,不过真次他是真心的。现在他虽然没有穿着裤子,但是那紧迫感比刚才更甚了。

  「哦?」曼达娜变了一个更深沉的声音,好像发情的母猫一般的走近了几步。试探着,挑逗着。

  哗啦一声,亚斯站了起来朝着曼达娜靠近了两步,但是她笑着摇头把他推开。 「不不不,你这个着急的坏蛋,你坐在那里。」她优雅的指向池子的一边。亚斯给了她一个眼神然后微笑着坐在了池边,一手轻轻的上下套弄着他的阴茎:现在业已变成了立正的士兵正拔剑向着它的女神行礼;他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曼达娜的酮体。

  她微笑着退到另一边的池边,研究者亚斯目光的终点,调整着,配合他的观赏意愿。

  「我不想让你失望,但是如果你站在那里我的鸡巴可够不着你。」亚斯打趣的说。

曼达娜笑了笑,慢慢的坐下,一手顺着自己的脖子向下安抚着,假装它是爱人的手,揉捏一番她柔软有弹性的胸部,接着继续向下,向下,向下……直到触摸到那泥泞的阴部,她缓缓的分开自己的双腿,露出尽头欲望吞噬者的『脸孔』那粉红的媚肉是其利齿,那蠕动的花瓣其利爪,那凸起的阴核其眼睛,盯着亚斯,无形的向他示威,无态的撕咬着他小腹中的烈火。他的手套弄的速度渐渐变快了。

  「啊……」她轻轻的呻吟声飘了过来。灵巧的手指按在阴核上揉弄着,时而画圈时而上下搓动。

  「嗯……」厚重的喉音从他嘴里挤出。

  「啊……」

  「嗯……」

  「啊……」

  泉水在他们脚下滚动,迷雾让互相的身体略显朦胧,他们就这么隔着池子互视着,呻吟着,还有逐渐加快的潮湿肌肤咕揪咕揪的摩擦声。

  泉水浇在木炭上发出滋滋的响声,一大片新的蒸汽飘过两人之间的空间,一时挡住了视线。

  「肏.」亚斯沮丧的起身挥开雾气走了过去,但是在另一头的只是……空气。

  「我以为你早就会忍不住了……」一只手从后面环绕着亚斯的脖子抚在他的胸前,手主人的声音甜腻似蜜。

亚斯转过身来「我觉得我们该改一下游戏规则。」他们互视了一会儿,然后好像得到冲锋信号的战士一样互拥在一起,她丰满的乳房紧贴着他的胸膛,亚斯的舌头顶开她的牙齿刺入她的口中,寻找着『敌人』,一条柔暖灵活的舌头迎了上来。亚斯刺向左边,但是她从右边逼了上来,接着他们的舌头好像两个角斗场里的斗士一样绕着圈子,短兵交接,扭打在一起,缠绕在一起,二人都贪婪的吮吸着,口水顺着两人嘴唇的接缝流了出来。亚斯的手在她的秀发里游荡,接着爱抚着她的脖子,然后她的乳房,当他的中指探入幽深的潮湿洞穴她轻轻的发出了舒畅的呻吟,她的手握住了他坚挺的阴茎轻轻的套弄着,由慢而快,上下、上下,她的手法变化着,有时旋转、有时着重在他的龟头上,轻重松紧伴随着二人因快感而发的喉音变化着,当他们分开喘息的时候,一条银丝连接着两人。

亚斯抓玩偶一样抓起曼达娜的娇躯将她上下翻转过来,她光滑的因欲火而泛滥的嫩穴正对着他的嘴,他一口含住那微微探出头的小豆含在嘴里像婴儿吃奶一样吮吸起来。曼达娜尖叫一声,轻轻摔开潮湿的头发,双腿在亚斯塔禄的脑后交错扣住,接着一手抓住他的翘着的鸡巴塞进了嘴里,他的龟头直插入她的咽喉深处。她的头上下晃动,吞吐着亚斯坚挺的肉棒,两人的口中传出稀里噗咻的吞咽声。

  「好哈呼……」她含着肉棒说。

  亚斯停了停「嘴里有东西的时候说话可不淑女。」

  波的一声她吐出口里的肉棒「是的,老师,您说的没错……哈呜。」

  她喉间的紧凑和湿润让亚斯的眉头微微一皱,接着他也重新投入到口舌之争中去,他的长舌分开蚌肉嵌入其中的粉穴。胯下呜呜的呻吟宣告他的攻击正中靶心,接着他加紧了攻势甜的更加粗暴起来。曼达娜的双腿因为高潮而夹的更紧,兴奋的呜咽被亚斯硕大的肉棒捂塞在她的喉间。亚斯等到她的颤动停下然后把她放了下来。酥胸随着轻喘上下起伏,乌黑的头发掩住半张脸孔,露出的眼瞳仍然燃烧着欲火:她还想要,而亚斯塔禄不是一个吝啬的人。他俯下身子扑在她的上方,但是曼达娜一把把他推翻在一边,噗通一声浅浅的水花掀起,「不不不,你在这里躺好。」曼达娜咬着嘴唇调皮的说。

亚斯挑起一根眉毛,看着她慢慢的骑到他的身上,她的阴核紧紧的压在他的龟头上方,亚斯可以感觉到她的温度和湿润顺着自己的鸡巴流了下来。她朝下滑去,直到他的雄伟夹在她的硕乳之间,她的长舌绕着他的龟头饶了两圈接着她把它吞进了口中,贪婪的挑刮舐吮,她凸起的乳头在他的蛋蛋上留下轻柔的触感接着向上包围过来,直到笼住他的肉棒,摩擦,舐吮,重复。不一会他们的肉棒和乳房上沾满了她的口水,而他的身体又找到了新的火种。曼达娜坐起爬了上来在亚斯的唇上轻轻一啄,接着她芊细的手指分开她的巢穴的入口露出里面的粉红,她另一只手沾了一点口水在亚斯的阴茎上抹了两圈接着慢慢的把它塞进了自己的体内,不一样的温度和紧凑感让快感从亚斯的鸡巴直接传输到全身,缓缓的他感觉到他突入进去,她的穴腔因为他的伟大而分开,变形成为他的鸡巴的形状,紧紧的包围着他,接着又一下突入柔滑的区域一攻到底,他的龟头明确的撞到了她蜜壶的底部。曼达娜发出舒畅的的「啊……」

  「不错。」他赞道。

  「好的还在后面。」曼达娜笑着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鼻子,接着开始慢慢的扭动起来。

  她的手指滑过他身上每一条肌肉的线条,而他确实有很多这样的线条。

「我一直幻想着你衬衫下有什么……嗯……但是我没想到这么……额……让人刮目,你得有四十……不……五十岁了吧……阿……你怎么保持……阿……这身体的。」她一边扭动着一边问。

  「噢,我一直像『魔鬼』般锻炼自己。」亚斯回答。

一来一回,她的臀部在滑动着,灵巧的手指在他的乳头上画着圈,温柔的爱抚着;一来一回,她的腰肢好像海浪般波动着,快感堆积在下体;一来一回,浪花飞溅,她的淫汁在两人的大腿根部留下,粘稠的贴在两人的肌肤上;一来一回,她张开双腿让他看清她下体的全部,他的肉棒在她的蜜壶里驰骋进出,带出更多的蜜汁;一来一回,她的下体快速的前后滑动着,模糊不成句的快乐叫声从她的嗓中传出,她的眉头紧皱,海浪已然成为了巨涛,碾压,碾压,碾压!接着……空白、虚无、释放的颤抖,一波,两波,三波……白色的泉水源源不断的喷入那欲望的野兽的口中,它一滴不剩的把它们吞噬殆尽。

  面色红润的曼达娜伏在亚斯的胸前,两人轻轻的喘息着。 「你的游戏结束了吧,我玩的结果如何……」亚斯问。

  「……」

  「……不错。」

  她抬头看了看亚斯「再玩一局如何?」

  「求之不得。」

发表于 2017-10-31 17: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是谁啊 这么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色撸堂-http://www.selutang.com  

GMT+8, 2018-7-17 15:31 , Processed in 0.042817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